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大模型公司“生死局”

“5年后将没有独立大模型公司存在。”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6月21日在创投高峰论坛上的演讲中指出:“一线大模型抱大腿,二线已经开始‘卖身’了。”

如朱啸虎所说,AI大模型行业确实已经进入了洗牌期,各大厂商从“卷研发”走到“卷价格”,希望快速获取用户。

5月,“大模型价格屠夫”DeepSeek率先拉响了低价警报,随后,各大厂商相继宣布大模型降价,打响了大模型价格战。

在大厂商竞争白热化时,不少初创企业已经面临关停倒闭的窘境,有的大幅裁员,有的被曝寻求收购,甚至直接破产清算。在商业盈利方面,“价格已经在成本以下了,创业公司没办法跟进”。

无论是“烧钱出奇迹”的科技巨头,还是不堪重负的初创企业,拼技术、拼差异性、拼商业化落地,AI大模型的“生死局”已经开始计时。

初创企业生存空间压缩

5月6日,DeepSeek宣布开源第二代MoE大模型DeepSeek-V2,模型迭代的同时,将API调用价格直接降至每百万tokens输入1元、输出2元,价格只有GPT-4的百分之一。智谱AI紧随其后,将入门级GLM-3 TurboGLM-3Turbo调用价格从5元/百万tokens降低至1元/百万tokens。

随后,字节跳动自研豆包大模型正式发布,真正掀起了降价潮。火山引擎总裁谭待表示:“豆包主力模型在企业市场的定价只有0.0008元/千Tokens,即0.8厘就能处理1500多个汉字,比行业便宜99.3%。”

一周后,阿里、腾讯、百度、科大讯飞纷纷宣布大模型降价。如阿里云将Qwen-Long的输入价格降至0.0005元/千tokens,输出价格直降90%至0.002元/千tokens;百度智能云则宣布文心大模型的两款主力模型ENIRE Speed、ENIRE Lite免费开放。

相比于科技巨头的迅猛跟进,初创公司则显得力不从心。

初创公司原本在技术层面就不具备显著优势,其多是凭借比大厂更为便宜的大模型API获取客户。然而,随着市场价格下调,这种价格优势一去不复返,初创企业面临着更加严峻的生存挑战。

生成式AI公司Tome重建团队,裁掉59名员工中的20%;美国AI编程公司Replit裁员20%;早于Chat-GPT在AI文本生成方面有些知名度的Jasper AI,在其以15亿美元估值融资1.25亿美元9个月后,解雇了大量员工;AI语音识别及转写创企Deepgram在新一轮裁员的电子邮件中,指出初创公司面临举步维艰的融资环境和宏观经济挑战,公司前一年整体表现不佳。

当裁员也无法解决企业资金问题时,“寻求重组与收购”便成了最后的办法。

Stability AI曾凭开源模型Stable Diffusion掀起AI绘画热潮,算是明星AI创企,然而,据报道,其今年第一季度收入不到500万美元,亏损超3000万美元,核心研发人员也相继离职,目前正寻求业务重组,让公司变得“更可持续”。

由谷歌、Meta研究人员创立的Reka AI,如今也被曝正与美国云计算巨头Snowflake洽谈收购,后者可能以超10亿美元收购Reka AI。

亏损、裁员、“卖身”……初创公司出现这些问题归根结底是在商业盈利能力不足,投资与收入存在巨大差距。

从行业内投融资情况可见一斑。目前,全球对大模型的投融资都在缩减,投资者逐渐回归“理性”。

市场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2024年第一季度全球人工智能(AI)与机器学习领域的最新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第一季度,全球AI领域共计完成1779笔融资交易,筹集的风险投资总额为216亿美元,交易价值环比下降7.8%,同比下降31.2%。

与此同时,大模型的研发成本居高不下。OpenAI首席执行官塞姆·奥特曼(Sam Altman)曾表示,训练GPT-4的成本超过1亿美元。AI初创公司Anthropic首席执行官达里奥·阿莫迪(Dario Amodei)预测,在2025年和2026年,大模型的训练成本将接近50亿美元或100亿美元。而初创企业资金、技术有限,难以应对高昂的成本,在AI投资热潮趋于理性之后,如何说服投资人,也变得愈加困难。

朱啸虎甚至警告:“5年后将没有独立的大模型公司存在,因为没有商业模式,价格已经在成本以下了,创业公司没办法跟进。”

“现在有许多大模型公司在竞标时越竞越低,最后做一单赔一单,都没有利润。这种心态导致部分大公司只愿支付很低的价格,因此,大模型公司也只能给出折中的方案,达到惊艳效果的寥寥无几。”零一万物CEO、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博士指出。

李开复表示,市场价格不断压低,连带缩减了初创企业的盈利空间,其本就在资金储备上不占优势,如今,还需要面对争夺客户、对抗竞争对手的重重压力,着实艰难。

垂直化深耕或为破局点

对于整个大模型产业而言,百川智能CEO王小川认为这轮价格战存在积极的一面:“更多公司、更多人可以用上大模型了,这提高了大模型在中国的普及率。”智谱AI CEO张鹏也表示:“通过创新降低使用成本,也能把中间的成本空间释放出来当作大家的收益。”

以价格战兑换AI大模型普及度的同时,企业也需要冷思考。

王小川认为,“价格战这一市场竞争,让企业开始重新认识大模型,并思考自身的竞争优势,进而决定是否要成为大模型的供给方,这就过滤掉不适合做大模型的企业,减少了对社会资源的消耗。”大浪淘沙后,留下的是真正能在行业中立足的企业。

对大厂商来讲,其资金技术雄厚,当下获取用户选择“赔钱赚吆喝”的模式。“高用户量的应用商业模式往往是先堆积用户再找变现模式,所以应用成本一定要很低,试错难度很大、所需要的投资也更多。”李开复指出。

而初创公司未来如何发展,避免财力耗尽陷入窘境,猎豹移动董事长傅盛指出:“大模型创业公司必须寻找新的商业模式,降价最凶的都是有云服务的大公司,通过大模型来获取云客户,羊毛出在猪身上,降得起。大模型创业公司没有这样的生态,必须另寻商业模式。”

或许他们不需要与大厂商竞争低价的底层模型,垂直化亦可成为初创企业的自救之道。

知名AI创业者Sam Hogan指出,专注于垂直细分领域,真正让人工智能革命性提高行业生产力的初创公司更值得期待。

Runway专注于图像生成和艺术创作,在数字艺术和特效制作领域有一席之地;Pika聚焦电商推荐和个性化推荐系统,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购物和服务体验。总体看来,这些初创公司的共同特点是,都利用了自身行业优势,选择了垂直化赛道。归根结底,是要从关注价格这一表象,转向挖掘核心产品优势。

“牺牲企业短期的成本、亏本做买卖不是正常的商业逻辑,这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真正长久发展,还是要回归最终的用户价值、生产力价值。”智谱AI CEO张鹏指出。

这场价格战,实际上是大模型产品特性趋同的体现,不仅是对大厂商,还是初创企业,都具有警示意义,需尽快形成差异化,在价格竞争之外,获得核心技术的突破。“我相信未来的大模型,一定会比现在价格低,并且企业都能获取利润,这才是健康的方式,”面壁智能CEO李大海指出,“这样千行百业的应用也才能落地。”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广州热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发到:
拓展阅读
  • 本报记者 郭阳琛 张家振 苏州报道(蔡司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福斯特。受访者/图)近日,德国光学仪器巨头蔡司在苏州工业园区布局的研发制造基地正式开业。据了解,蔡司于1957年进入中国,这是蔡司首次在中国购地建厂,用地总面积超1.3万平方米[全文]
    2024-07-17 02:03
  • 周一,中国人民银行开展1000亿元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中标利率维持在2.5%不变,因本月有1030亿元1年期MLF到期,MLF口径下净回笼30亿元,连续第二个月“缩量平价”续作。分析人士强调,央行缩量续作MLF主要是因为当前银[全文]
    2024-07-16 02:37
  • 一诺致远业务覆盖私募股权二级市场投资和直接股权投资等。在“S交易最新趋势与最佳实践”研讨会上,一诺致远首席运营官黄骁睿分享了对中国本土S市场的四点观察。第一,市场上待售资产数量多,但优质资产仍然缺乏,或是S交易活跃度低的原因之一。黄骁睿介绍[全文]
    2024-07-14 02:03
  • 特斯拉在印度建厂计划已经停滞一段时间,但印度方面没有放弃对特斯拉CEO马斯克的“追逐”。在上个月,印度总理莫迪在大选中获胜后,莫迪和马斯克还在社交媒体上互通信息。印度方面也在关注特斯拉是否会在印度注册相关进口关税优惠政策计划。不过,两位熟知[全文]
    2024-07-13 02:02
  • 2023年以来,各大商超加速发展自有品牌的新闻不断: 在去年11月的盒马零供大会上,盒马称其正在全面转型为“自有品牌驱动”的折扣型零售商,自有品牌商品占比大幅增加。 根据叮咚买菜发布的2023年财报,2023年平台上自有品牌共约30个、覆盖[全文]
    2024-07-11 02:03
  • 北京7月9日讯今日,英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公告称,英大中证同业存单AAA指数7天持有、英大现金宝增聘基金经理赵济民。赵济民曾任建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证券市场事业部信托经理、投资经理。2020年12月加入英大基金,历任固定收益部基金经理助理。英大[全文]
    2024-07-10 02:47
阿里云服务器
腾讯云秒杀
Copyright 2003-2024 by 广州热线 gd.newsfc.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